国内影史票房前三导演非科班出身 科班再难出名导吗

  • 时间:2020-01-15 06:55:32
  • 浏览:1172
  • 来源:最近更新
国内影史票房前三导演非科班出身 科班再难出名导吗

《光明日报》

【见仁见智】

2019年,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斩获49.7亿元的票房,其骄人的成绩改写了国内影史的票房排行榜,与《战狼2》和《流浪地球》等影片一起位居国内影史票房前三甲。由此,便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即国内影史票房前三名的导演都是非科班出身的导演。所谓“科班出身”是指受过系统的影视类、艺术类高等教育的影视从业人员。而《战狼2》的导演吴京,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以武行的身份进入影视圈,凭借过硬的武打素质与表演天赋才逐渐在影视圈内崭露头角,进而转型成为导演;《流浪地球》的导演郭帆,本科时期的专业为法学,毕业后在电视圈混迹多年才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成为管理系研究生,转向电影圈;《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导演饺子(原名杨宇),本是医学高才生,毕业后凭借个人的热爱,毅然决定迈入动画行业,通过多年的摸爬滚打才得以成为长篇动画电影的导演。这一现象让我们不禁提出一个疑问,是否当下影视行业的“科班”教育已不再重要,又或者说,为何“科班”再难出“名导”?

追观中国电影70年的历史,可以发现,中国电影的光环始终围绕在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和上海戏剧学院等几所高等专业院校的周围。因为这些院校为中国电影界输送了大批德艺双馨的电影艺术家和高度专业化的电影从业人员。致使外界看来,国内电影界的“通道”似乎已经和这几所院校画上了等号。这种观点在导演行当最为突出,尤其是新时期以来,从北京电影学院走出来的第五代和第六代导演,一度让外界认为只有北京电影学院培养出来的导演才有可能在国内电影界成名成家。

而如今国内影史票房前三名的导演都是非科班出身导演这一现象无疑最大程度地颠覆了外界的普遍认知、习惯认知和传统认知。那么,这种现象本身意味着什么?会成为一种常态或者新常态吗?背后又有哪些深层次的原因需要我们思考呢?

其实吴京也好,郭帆、饺子也罢,他们对电影的热爱之心、敬畏之情都远远超过了一般人,他们的成功也绝非偶然。他们通过艺术实践、以一种“自学”的方式完成了电影专业教育,同时又极其尊重电影的艺术规律、产业规律。遍观当下中国电影界,不成功者各有各的原因,而成功者最重要的原因则是对电影的敬畏,对电影专业的敬畏,对电影规律的敬畏。不管是以科班教育的方式,还是以实践、自学的方式实现对电影本体、电影专业的把握,抑或者用电影的专业方式把握人生和社会,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都是成功的关键环节和必要条件。投机侥幸在电影专业层面绝对是没有任何机会和空间的。

所以,并非是“科班”再难出“名导”,而是在当下语境中人人都有可能成为“名导”,关键在于你愿意为电影付出多少,能否具有电影专业能力以及艺术智慧。此外,非科班出身导演的成功,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可预测的,因此我们不能把中国电影人才队伍的建设简单地寄希望于偶发的非科班出身的导演,而需要尽快构建更加完善、科学、差异化,面向社会、面向产业、面向一线的电影教育体系、电影人才培养体系和使用体系。

从人才队伍建设、人才需要及使用的任何角度出发,电影专业教育都不仅只是必需的,还是需要不断完善、不断创新和不断优化的。当下,国内电影界已达成了一个普遍的共识,即虽然最近几年中国电影新力量的崛起成了中国电影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或者说最大亮点,但若从总体上看,人才短板仍然是中国电影所有短板中最突出的问题。无论是人才数量,还是更重要的人才质量,以及现有的人才教育体系、使用体系、保障体系都难以完全有效地支撑中国电影可持续繁荣发展和电影强国的建设。

据不少一线电影公司反映,受过系统的影视类、艺术类高等教育的影视从业人员“好看”但不“好用”的现象普遍存在。由于电影专业教育的实践性比其他专业教育更为重要。因此,我们或许需要探索一种学校教育、实践教育和“片场”教育融会贯通的新模式、新路径,才能满足新时代中国电影教育的新要求。此外,素质教育、理论教育也十分重要,必须与应用实践教育结合,才能使我们所培养出来的电影人才既“好看”又“好用”。

科班也好,非科班也罢,最重要的是要回归电影本身,回归电影艺术的初心、本质。电影最根本的是要培根铸魂,需要有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历史观、宇宙观,需要判断好剧本的能力和自己编撰剧本的能力,需要广泛的生活常识、科学常识、心理常识等各种各样的能力,一个也不能少。此外,中国的电影专业教育也应当与国民电影教育协同发展,只有不断提高国民的观影素质,才能激励创作界提高电影水准;同理,只有不断提升电影创作水准,才能全面提升国民的电影认知,进而孵化出更多中国电影新力量,助推中国电影向世界电影强国目标迈进。

(作者:饶曙光,系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主任)

更新时间:2020-01-15 06:55:32